| 创始人说

邹迎晞

袈蓝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始人


袈蓝建筑愿景:缔造中国当代建筑遗产。


建筑只有两个结果,

一个是被炸掉,

一个是被当作遗产保护起来。


建筑远不止建造那么简单,它是时代的印记,因为建筑大多坚固,所以它会持续的影响使用及看到它的人们,当人们接受它,喜爱它,并把在它里面和周围发生的故事演绎出来后,便不舍得失去这个印记了。建筑师们都希望建造自己的丰碑,但是有谁想过那是时代的丰碑?除了坚固耐用,还能给人们留下什么?每个时代都有这个时代的特征,而进步就是在一个局限到下一个局限的跨越,但总会留下什么,作为未来的参照系,而留下的总是那跨越中最有情感的表达。


袈蓝建筑的愿景就是,用最有情感的表达,打造出时代的故事,并凝固在空间里,让人们回味。我们不只是建造,我们要打造时代的建筑遗产!


袈蓝建筑使命:在传承中创造,在创造中利益他人。


没有无缘无故的创造,只有不断的推陈出新。

没有传统,就没有创新。

在时间的推演中,没有新的原点出现。


我留学德国期间,深刻的体会到,面对现代设计起源地,包豪斯的故乡,什么是一个中国留学生最好的创作源泉,其实就是他们没有,而我们与生俱来的东方哲学的浸染。东西方的差别可以巨大到以光年来计,也可以只是一层窗户纸的阻隔,我们有完全不同的传承,但“人”是一样的,时间是一致的,交融是必然的,而且我们都通过创造服务于人。只是,我们往往拘泥于单纯的传统,或无根的创新,忘记了“当下”就是每一个过去与未来的交互。


只有在当下,放下自己固有的立场,专注于利益他人,面对时间的流逝时,才能打穿那层窗户纸,发现另一个近在咫尺的世界。探索这个世界是袈蓝建筑的使命,而前提是“在传承中创造,在创造中利益他人”的当下!


袈蓝建筑价值观:雕琢自己,成就他人。


我的电脑桌面图像十年来始终是一个不变的画面,漆黑的背景下一块未经雕琢的洁白无暇的和田玉籽料。这是我十年前投标洛阳市博物馆建筑设计时,以“璞玉”为价值内涵的设计理念的意向图,寓意外表质朴,内在璀璨。当时我就产生了可以像雕琢璞玉一般的打造企业的价值观雏形。


“玉”是具有强烈东方情怀的价值代表,并不已时间的流逝而贬值,且历久弥新!但任何一块价值连城的美玉都源自外表看似普通石头的“璞玉”!只有识玉之人才能发掘出它的实际价值。还有一句话—“玉不琢不成器!”,对项目的用心打造就像对璞玉的打磨一样,不断的追求臻于至善,精雕细琢。并以此激励大家创造更完美的作品。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发现自己对璞玉的认识变化了,当我看到商店里那些价值不菲的美玉被工匠雕刻成的媚俗结果时,产生了疑问“你凭什么认为自己能雕琢出好作品?你怎么知道不是在亲手毁掉一块价值连城的玉料?”。在时间这把刻刀的雕琢下,我发现自己的内心竟然像璞玉一般产生了变化,并得出新的结论,你创造的东西是否有价值,取决于你自己是否有匹配的价值!商业的本质是什么?不是简单的盈利,而是为你服务的对象创造价值。然而,先要对自己有要求,雕琢自己的内心,才能为他人创造价值。对项目,对团队,对所有要利益的人,都是一样。


真正的雕刻刀,其实是你自己。人生无时无刻不被雕琢,而我们选择的不是媚俗的人生。设计,艺术追求完美是对的,关键是完美的标准是什么,其实根本就没有完美这回事!真正的艺术就是对完美的遥望,对自身局限的超越!


设计企业要成就的是业主,是项目,是团队,但只有先改变自己,才具备成就他人的可能。所以,袈蓝建筑经过思考和实践,总结出了自己的核心价值观—“雕琢自己,成就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