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袈蓝&乡村振兴——合理的顶层设计下的“新农人”众创田园



袈蓝&乡村振兴

合理的顶层设计下的“新农人”众创田园



 缘 起 


继“田园综合体”之后,“乡村振兴”成为新的城乡一体化热点,甚至成为国家战略。袈蓝建筑在五年多来的以田园综合体为方法论的城乡实践基础上,也正在进行着对新形势下城乡建设的思考与探索。


多年乡村领域的实践告诉我们,乡村的大量消亡是必然的,不可逆的。换句话说,不是每个乡村都需要振兴。而这一轮如火如荼的“振兴”,又有多少目标乡村是对的选择?或者就算是对的选择,又是在对的方法上进行的“振兴”吗?


事实告诉我们,设计的本质是——“解决问题”!


大量的设计机构在城市设计市场下滑的同时争相涌进乡村,但是大家是在解决问题吗?还是在制造问题?可能,很多人连问题是什么都不清楚,就画出了汗牛充栋的蓝图。


在此,袈蓝建筑通过去年至今实操的若干乡村振兴案例,分享一些我们的思考,尝试通过发现问题、思考问题、解决问题的态度去面对,为同行及政府职能部门提供一些可以参考的实践经验。



袈蓝建筑在多年的城乡实践中,形成了一个价值观——“做好土壤”。


所谓做好土壤就是要把自己放低,有厚度,有营养。


只有这样,才能支撑土壤上面的生态系统,让阳光雨露发挥作用


希望我们的一点点的努力,能够给大家提供些营养


希望我们的工作就是在希望的田野上“播种希望”




 实践手记 


四川德阳高槐村

——袈蓝第一个“EPC+O”中标项目


开发主体:政府平台公司

(四川旌兴建设发展有限公司)

规模:3000亩

状态:建设中


四川德阳高槐村规划总图

项目开发分期图


这是一个神奇的村子,我第一次走进村子时,惊奇地发现居然已经存在了15个各色咖啡馆,注意!15个!而且除了一个偏重餐以外,没有其它住宿等休闲业态的补充。这就是问题!为什么会有这个问题?高槐要走向哪里?她的未来会怎样?


在广袤的成都平原上,强大的成都形成了集聚资源的黑洞,尤其是重庆成为直辖市之后,四川更成为了成都独大的一个特别存在。德阳是一个基于军工产业建立的年轻的城市,时代造就了它,也在考验它,年轻人大量涌入成都。德阳距成都只有高铁15分钟,自驾一小时左右的车程,休闲消费也都因为近,导向成都。但是因为更近,交通、信息、物资便利,也会有一批文艺青年坚守在德阳。喜欢泡茶馆、摆龙门阵的德阳人也需要有文艺调性的休闲提升与替代品。所以,如今的高槐村就出现了。


袈蓝建筑考察高槐项目


高槐乡村咖啡屋


高槐村距离德阳市区仅10分钟左右车程,村貌丰富,风景秀丽。所以在已有的单一新型业态萌芽基础之上引进更丰富的业态和配套服务,是建立吸引力的关键,也是高槐乡村振兴新的产业定位上的产业振兴的重要抓手。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乡村产业振兴、乡村人才振兴、乡村文化振兴、乡村生态振兴、乡村组织振兴,产业摆在首位。而产业振兴如何落实?我们通过几年的实践、思考与产业积累有了一个自己的理解。


乡村振兴的核心是“产业振兴”,“人才振兴”与“组织振兴”是路径,“文化振兴”与“生态振兴”则是在此基础上的产业振兴的补充与被促进的结果。只有通过合理的“顶层设计”(组织振兴)下的“新农人”(人才振兴)众创田园,才是乡村振兴及持续发展与保持活力的正确选择。基于此,袈蓝建筑首先提出了“农文旅+众创田园”的田园综合体产业模型。


对于高槐村的建设,我们在现有咖啡馆产业的基础上“再结构化”当地的文旅产业,并且在这个项目的讨论中首次开创性地提出了“新农人”的人才振兴理论。有感于周其仁先生曾经在《城乡中国》中提出的“中国只有两种人——城里人与乡下人”,袈蓝要通过落地执行,


打造中国的“第三种人”——新农人”!



关于新农人,点击阅读《打造中国第三种人——新农人》


其次,乡村振兴项目业态设置的原则是利益“三农”,如何让当地农民、原住民得到持续增收才是乡村振兴的本质。所以植入业态容易,持续发展与运营难。为了尝试和当地一起解决这个难题,袈蓝建筑在高槐村首次尝试了“EPC+O(设计施工一体化+运营)”的操作模式对项目进行从策划、规划到建筑设计及施工的全程把关。同时,帮助政府完成在运营端的“筑巢引凤”。先建个梧桐树,再引金凤凰。袈蓝在EPC的操作后搭建新的运营平台,继续支持政府在一定的期限内持续为高槐村的振兴造血。








再次,在高槐项目的落地服务中,袈蓝建筑打造的运营实体+资源整合平台“袈蓝公社”将担负使命。首先以强化高槐已有的“咖啡”主题为手段,植入已经在北京、无锡、成都、哈尔滨等地落户的袈蓝咖啡,同时联动袈蓝大讲堂、乡村众创营、文创、书店、艺术展等多元内容业态构建复合实体。同时,调动自身平台聚合的其它运营内容合作伙伴,北纬30度花园联盟(农业+景观)、野好社区(营地)、隐居乡里(住宿)、田野乐园等等,以“统一规划、统一建设、统一管理、分散经营”的原则,用做好土壤的价值观成就高槐和一同共创共建的伙伴。而袈蓝公社,我们希望成为最值得信赖的“众创田园”组织人。在这个生态中,原住民除以合作社的身份在资产层面作价入股外,也融入运营平台,成为项目整体运营的持续利益分享者。


咖啡花园集群、溪流花园集群、农业花园集群


高槐咖啡故事馆


高槐村的故事,无疑会在接下来的乡建运动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我们也会在之后单独立篇详解,持续分享。



无锡阳山“住基—安阳山村”

——乡村振兴新模式的探索


开发主体:无锡阳山镇政府

规模:6403亩(1173户)

状态:待报批


无锡阳山“住基—安阳山村”鸟瞰图


无锡惠山区阳山镇,是中国第一个“田园综合体”诞生的地方,是一片影响到“中央一号文件”,并不断探索、引领新型城镇化创新发展的希望的田野。2018年阳山镇步入快速推进国家级“温泉”度假小镇落地与建设的阶段,目前形成了田园东方+华侨城乐园+住基村及安阳山村乡村振兴综合体的三驾马车并驾齐驱的局面,构建了温泉小镇的基本格局。



这是一个集合了两个行政村,内含20个自然村,涉及土地6000多亩,农户1000多户,村民4000多人,无论复杂程度,还是推进难度均面对极大挑战的乡村振兴综合示范项目。优势是区域城乡发展基础好,有具有国家地理标志的优势农产品“阳山水蜜桃”,而问题也同样是这两方面——模式创新难度大,固有经验也许是局限,“阳山水蜜桃“已经是成熟IP,名气也滋养了惰性,深度挖掘价值与产业链复合发展动力不足。本项目的破题思路就是围绕着突破与整合现有模式,打造乡村振兴“阳山模式”。与东侧田园综合体田园东方二期及南侧大阳山华侨城文旅小镇互为补充,产业融合,联动发展,及围绕水蜜桃产业的完善,进行复合产业的定位,并借鉴德阳高槐的思考,继续推进与提升“新农人”众创田园的打造,并积极推进与政府就“EPC+O”模式的探索与实践。





宜居示范村


山东潍坊洼里村

——挖掘在地新农人IP影响力


开发主体:山东省潍坊市坊子区坊安街道

规模:1900亩

状态:规划已完成,核心区设计中


山东潍坊洼里村项目总图


山东潍坊洼里村鸟瞰图


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十九大山东代表团审议的讲话中又提出了“五个振兴”后,山东全省的乡村振兴项目风起云涌,而问题自然就来了,资源有限、资金有限、市场有限,又不是所有乡村都要振兴,所以能落地、可持续、动作快的才能成功,才是示范。潍坊洼里村项目,面对的就是如何在山东众多类似的项目中突围?优势又是什么?如何可持续?


功能分区






袈蓝建筑以先进的方法论支撑为基础,发挥策划与规划及建筑设计的核心竞争力,并植入袈蓝公社实体空间及合作IP集群,再次以“EPC+O”的模式落地成功。实现顶层设计的全面与可操性,全过程全产业链的逻辑性与关联性,施工、招商与运营及IP的落地性,以新农人众创田园为切入,以“人”为突破,是该项目区别于其它空间提升类与产业植入类项目的地方。强化洼里村在地生态农业品牌“玉泉洼”,突出创始人刘向东的新农人、新乡贤形象,树立榜样,成为返乡创业的优异新农人的标杆,成为本项目示范性的突出优势。并且以合理开发节奏,分批IP引入,核心业态引爆,重点产业扶持等手段,结合分散经营的方式,降低成本的同时保障可持续运营效果。


袈蓝公社合作伙伴(部分)



海南琼海塔洋镇

开发主体:海南万花坊置业有限公司

规模:1167亩

状态:待批


海南琼海塔洋镇项目总图


提到海南旅游大家会想到什么,阳光、沙滩、比基尼还是五指山?这里是名副其实的度假天堂,2017年海南接待游客达到了6745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811.99亿元。但海口及三亚两地旅游收入占全省总收入的63%,遥遥领先于海南其他地方。海南旅游高速发展的背后是日趋严重的两极分化。



该项目地位于琼海市的东部,正好处于“山与海之间”,是目前海南旅游两极分化的洼地,游客量并不是很多。但袈蓝建筑认为这里恰好是极具旅游潜力的资源高地,因为这里保留着海南最完整的田园风貌与乡村文化,极有希望打造出继滨海旅游(三亚)、山岳旅游(五指山)后海南旅游的第三极——田园旅游,通过打造“山-海-田”旅游共同体,建立海南自然与人文的时空对话,差异化发展,打破两极分化,实现海南旅游的均衡发展。


项目区位


所以塔洋镇乡村振兴的关键点就是如何挖掘独具海南特色的乡村文化,如何打造海南版的田园生活。项目地呈现的是一个“五村环湖”的现状,而且在踏勘过程中袈蓝建筑还发现五个村的名称很有意思,分别是上坡村、教场村、礼陶村、排田岭和瓦灶村。这五个村落在历史上就是一种朴素而科学的村落组团,我们要做的不是刻意的改变与设计,应该是基于村落现状的传承与提升。我们根据每一个村子的特色,规划了坡、教、陶、田、瓦五大功能分区,坡为田园休闲娱乐片区,教为农业科普教育片区,陶为新农人的众创片区,田为田园的创艺体验片区,瓦则为田园生活体验片区。这样既保留了乡村的文化与特色,又形成了合力。之后再借助袈蓝公社平台,导入以新农人为核心的农田艺术创作、营地教育及特色民宿等全新业态,为乡村旅游赋能,增强旅游吸引力,进而促进乡村的振兴发展。


空间结构



昆山吴家桥

开发主体:昆山千灯镇政府+平台公司

规模:14.9亩(118户)

状态:待建设


昆山吴家桥项目总图


昆山吴家桥鸟瞰图


昆山千灯镇田园综合体项目的核心位置是紧挨着千灯镇镇区西侧的吴家桥村,是长三角及全国普遍存在的半城半乡。作为乡村振兴项目面对的主要问题是,首先因为富裕,村民不太求变,没特殊吸引力很难撼动固有思想。其次村民自建房随意散乱又合理合法,很难协调统一,江南美丽水乡风貌不可能一次性打造。






根据这种情况,袈蓝的规划设计与执行路径是因地制宜,顺势而为重点打造,树立榜样。


首先利用可动的原有农机仓库及周边打造油菜花节主会场及商业配套,植入乡村文旅业态,形成社交与文化及商业的田园客厅。其次,在村里已收回产权的宅基地上打造优秀民居样板,并转为民宿及新农人经营,让村民自己感受理想生活场景及经营收益带来的和谐结果。物业产权仍归村集体及政府和公司所有,农民亦可参与运营。通过有规划的建设创造良好的置业乐业条件,引入新农人自主创业及参与多业态分散经营,营造和谐众创田园。




内蒙古清水河高茂泉村

开发主体:

内蒙古蒙清农业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规模:3000亩

状态:待建


内蒙古清水河高茂泉村航拍图


在蒙清农业“蒙清五谷”田园综合体的核心区,首先落地执行的是高茂泉村乡村振兴项目。项目难点是清水河县是刚刚摘了帽子的贫困县,又不是在旅游人群密集度高的地区,如何引流及盈利模式的创造成为核心问题。优势是“蒙清农业”自身的中国杂粮龙头企业品牌价值及以产养产的基础已经初具规模,同时刘峻承(蒙清农业董事长)父子的坚持与返乡创业动人故事,在当地已传为佳话。


项目用地规划


从左至右依次为:水系、道路、村庄与农业重点发展区


规划思路是突出生态农业生产的优势,突出京东现代农业种植基地的落地,完善农业生产体系的同时植入强化“二产”加工体验性与观赏性的、可消费的五谷观光工厂,并大力推进农创及伴手礼研发,通过农业生产与高附加值销售及合理控制开发节奏,有效利用自有资金,缓解政府压力。同时利用现有成熟的大学生农业实践基地,强化双创基地,加大科普实践基地的接待能力,融入农事体验业态,将农业实践及教育打造为核心产业,继而达到旅游以外的最大化人流与赢收补充。最后,大力打造“五谷文化”成立杂粮博物馆等业态,强化健康与养生主题,突出度假与休闲,提高客单价的同时,达到“一、二、三产融合”的产业发展。




 结 语 


袈蓝公社是袈蓝建筑方法论落地实践和项目引爆的社群+平台


我们在这篇文章里分享的“乡村振兴”,是袈蓝建筑基于多年的以田园综合体为方法论的城乡实践背景的思考与探索的结果。在利益三农的前提下,以中国的第三种人——“新农人”为核心驱动,尝试在“人”的维度,集聚城乡资源,推动城乡要素的双向流动。在选择过的优质乡村,实现原住民与新乡贤带动的返乡创业者的融合共生,共创资源而不是侵占资源,保障农民利益,与村集体合作共赢,是在合理的顶层设计基础上的——新农人众创田园。